守望幸福

时间:2014/11/29 17:50:18  作者:Mho  来源:原创  查看:89023  评论:0
内容摘要:“瑶儿”,“夫君”,看到对方,两人同时出声,一声“瑶儿”、一声“夫君”,包含着无尽的欣喜、包含着无尽的思念、包含着无尽的幸福。

    凡村,是中国境内,南方靠海的一个少数民族省份的一个小村庄,小村庄贫瘠、落后,距离最近的县城,也是百里之外。小村庄交通不发达,直到公元2014年,要去县城赶集,也需要步行到距离小村庄一公里远的公路上去等班车。其实,村里人要赶集,还有另外一个交通方式,村里的一些比较有经济头脑的聪明的人,就自己买车来做起客运生意。村里就有两部柳州产的五菱小车在做客运,每天走一趟县城,因为交通资源匮乏,车主也想多赚一些钱,所以,本来限坐 5 人的微型小车,往往会装上 10 多人。
    小村庄的村民住得有些分散,所以,五菱车接人的路线,一般是从 村前接人,然后行至村口,再转到村委处接人,再转到学校处接人,然后再返回村委处,再返回村口,最后才出村口赶往县城。从十年前开始,就一直是走这样的路线。
    凡村,据说,是先由莫氏家族建立起来的,后来,慢慢的,一些外姓的家族,也在凡村落地生根,经过几十代的发展,小村庄已经很融洽。莫家,有一个小男孩,长得很普通,唯一的亮点,就是眉毛很粗,还有一双清澈的眼睛,从小就很有礼貌,也很倔强和好斗,所以,大人都夸他有礼貌,小伙伴则羡慕他打架厉害,除了长得普通之外,名字也很普通,叫做莫家增。其实,大人夸礼貌,小伙伴羡慕,这些,都是20多年前的事情了,如今的莫家增,已经 30 岁了,经过这么多年的成长,也更加的变得沉稳和内敛了。
    这一天,和往常一样,莫家增挤在 10 多人的小车里,准备去赶集,车子从村前开到村口,就直接出村子了,居然没有到村委处和学校接人,莫家增觉得奇怪,于是询问,司机告诉他,出村子以后,走一段路,再从桥上拐到学校接人要省好多路。果然,村子的水库,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居然多出了一座桥来,哦,说是桥,有点夸张了,其实就是一条水坝,宽度也就是比五菱车宽一点,长度大约两三百米,水坝并不高,水库的水面距离坝面也就是10多厘米而已,从水坝上去接人,确实快捷很多。
    这条水坝,有点邪乎,有点诡异。莫家增之所以知道其中的诡异,是因为,有一次,他妈妈拉着牛车要过水坝,刚走了三分之一,任由主人怎么鞭打,那牛死活都不前进,眼里充满了恐惧,好像前面有什么东西,让牛害怕至极,要不是有人牵着牛绳,这牛恐怕早就转身跑远了。莫家增冷哼一声,身上的威压瞬间释放,水库的水面瞬间平静,恐惧到了极点的牛,害怕的情绪也渐渐消失,于是,牛车继续前进,诡异,确实很诡异,不知道是水库邪门,还是水坝邪门,水坝尽头的对岸,居然高出水坝十多米,要上岸,居然要爬近乎 90 度的斜坡,更邪乎的是,牛车,居然很轻易的上去了,而莫家增自己,居然费了九牛二虎的力才勉勉强强爬上去,诡异,说不出的诡异。
    很奇怪,真的很奇怪,莫家增原本只是一个很普通很普通的凡人,然而,当他的妈妈拉着牛车过水坝受到威胁的时候,他的脑海里,一瞬之间,多出了很多东西,很多记忆,他居然知道,牛不敢前进,是因为,这个水库里有水妖,有鬼,有邪物,普通人感知不出来,但是牛可以,所以,牛感到恐惧,不敢前进;而莫家增自己,也瞬间知道,自己不是普通人,而是一个修真者,或者是修仙者,他的冷哼充满了杀伤力,他的威压充满了霸气,以至于,水库里的水妖、鬼怪、邪物噤若寒蝉。前一刻还是一个普通的凡人,下一刻,却是个大能者,这瞬间的转变,也许就是所谓的觉醒吧。而对于多出的记忆和能力,莫家增居然不觉得奇怪。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也不知道过了多少年,凡村的乡亲们也不知道繁衍了多少代,不过,水库变成了一条河流,原来水库上只有一条水坝,而今,也变成了五条水坝,凡人,生生死死,死死生生,几十代、上百代人的繁衍,对于莫家增来说,原本熟悉的家人、乡亲,都已经化为了一抔黄土,莫家的后辈,经过这么多代的更替,关系也渐渐的淡了,而作为修真者,寿命却是很长,而到底有多长,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仿佛是和天地同在一样,随着亲人的离去,随着沧海桑田的世事变幻,莫家增慢慢的淡出了凡人的视线,但是,他并没有离开凡村,河流里有鬼怪,有妖物,时常会出来伤人,所以,莫家增就选择在水坝附近修炼,同时,也作为凡村的守护者,守护着凡村,如果,哪只不开眼的鬼怪、妖物出来伤人,莫家增就会毫不犹豫地对其进行人道毁灭,甚至,后来直接要求那些东西不能出现在世人的面前,违反规则者,杀!所以,千百年来,无数的鬼怪、妖物丧生在他的手中。
    时间悠悠,无数的岁月流逝,无数的妖物、鬼怪、灵魂被莫家增灭杀,但是,其中,有一个灵魂有一些特别,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对其有特别的感觉,也可能是修为的提升、心境的提升,天道的领悟,对众生平等、万物循环有更多的感悟,所以,好多次,莫家增都放过了她,她并没有伤人,就是时常出现在水坝上,这是违反莫家增定下的规则的。她,性格温和、心地善良、一身白装,美若天仙,凡人看到了,绝对不会认为她是一个鬼魂,而一定会认为,她是仙女,而这位仙女,就是后来莫家增口中的“瑶儿”。
    慢慢的,莫家增不再限制其出现在水坝上,而感到莫家增对其没有恶意,“瑶儿”也没有那么拘谨了,岁月悠悠,莫家增和瑶儿相恋了,作为一个修真者,动了感情,并不是什么好事,然而,莫家增知道自己是多么的喜欢瑶儿,而瑶儿也多么的需要他。就这样,在凡村这个小地方,这一对恋人,相依相伴,幸福的生活着,百年、千年、万年,随着不断的修炼,莫家增的修为突破了这一界修为的巅峰,不能再呆在这一界,必须马上飞升到上界。莫家增决定带着瑶儿一起飞升上界,他不能让瑶儿一个人留在下界。站在当初妈妈拉着牛车通过的那条水坝上,莫家增心里默念着瑶儿、默念着心里的想法,心念相通,瑶儿收到信息后,马上现身,出现在另一条水坝上,此时的瑶儿已经不再只是个灵魂,经过几千年的修炼,瑶儿已经有了自己的真身,修为也已经不低了。“瑶儿”,“夫君”,看到对方,两人同时出声,一声“瑶儿”、一声“夫君”,包含着无尽的欣喜、包含着无尽的思念、包含着无尽的幸福。
    “夫君,等我,我过去你那里。”瑶儿说着便沿着水坝跑了起来。
    “瑶儿,我在这等你。”莫家增满心的欢喜。两条水坝相隔并不远,四五百米的直线距离,瑶儿跑过来,也不过是四五分钟的事情,可是,这么久不见了,极度的思念着瑶儿,所以,他并不想站在这里等,他也朝着瑶儿的方向跑去过,他想快一些看到瑶儿,快一些把他抱在怀里,跑出了水坝,有两条岔道,一条是向着瑶儿的方向,一条却是相反的方向,很显然,莫家增选择了向着瑶儿方向的那一条,很快莫家增就没入了岸边的树林中,跑啊,跑啊,跑啊,“怎么还没有看到瑶儿呢?”心里莫名产生了一股不详的预感,这一带的地理他再熟悉不过了,按理说,他跑了那么久,所花的时间,可以在这两条水坝之间跑两三个来回了,他和瑶儿同时向对方跑来,怎么还不碰面呢?
    “一定是瑶儿从其他线路过来的,也许现在已经在水坝上等我了。”莫家增心里着急地想着,于是往回跑,一边跑,一边喊着“瑶儿、瑶儿、瑶儿”,很快地,莫家增跑回到了水坝上,可是,水坝上空空如也,没有看到瑶儿的身影。
     咯噔,莫家增的心一下沉了下来,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心里“失去瑶儿”的恐慌瞬间迷漫了整个心头,这个时候,莫家增简直要急疯了,他一边大声地喊着“瑶儿、瑶儿”,一边又转头朝瑶儿原先的方向跑去,他要找到瑶儿,他不能失去瑶儿,……,然而,瑶儿好像突然从这个世界消失了一样,不管他怎么找,都找不到瑶儿。
    一年,两年,十年,百年……,水坝远近的人们,每天都会看到一个疯子,围着那几条水坝,不断来回的奔跑着,还一边跑一边喊着“瑶儿、瑶儿”。开始的时候,人们很好奇,但是,渐渐的,便认为是个疯子,再后来,人们不知道通过什么途径,知道了,这个人,在找自己的爱人,他的爱人瑶儿在这里消失了,还知道他是个修真者,在很久很久以前也是凡村人,并且,一直以来,都是他在守护者凡村,正是因为有他的守护,所以,在以往的千百次朝代更换、国家消亡中,凡村没有受到战争的破坏,没有受到朝代更换、国家消亡的影响,不管世界多么的混乱,凡村一如既往的平静安宁,村民安居乐业、歌舞升平。
    于是,人们不再认为他是个疯子,而是为他的痴情而感动,也为他的守护而感激。因此,人们自发的,在第一条水坝 90 度斜坡的那一头,立了一个莫家增的雕像。
   “瑶儿,你在哪啊!”近乎撕心裂肺的哭喊着,也不知道过了多长的时间,心里、眼里,满是悔恨的莫家增,站立在奔流不息的河流上空,此时的他,悔得肠子都青了,当时离着瑶儿不过四五百米,自己明明可以飞过去的,为什么要让瑶儿跑过来呢?明明自己的神识可以覆盖几百公里的,为什么只是凭着眼睛看着,最后让瑶儿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之内?
    “已经过去多久了?”,看着自己的雕像,莫家增喃喃的问着自己。他也不知道过去多久了,在他的神识里,附近的人全都是陌生的面孔,想必已经过去很久了吧,他也懒得去了解这个事情,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没有飞升上界而还是在下界,这个他也不关心了,他只想着他的瑶儿,瑶儿还在下界,他一定要找到瑶儿。冥冥之中,他有一种预感,进入轮回才能找到瑶儿,所以,他选择了进入轮回,他相信,瑶儿一定会回到这水坝的,他一定要找到她。

    ……

    20年后,水坝上,来了一位小伙子,他是一个普通凡人,没有法术,没有修炼天赋,有的只是前世无尽的记忆,无尽的痛苦,以及无尽的思念,他要在这里等他的瑶儿,就这么静静的,站在水坝上,等着,……,可是,直到他老去,直到他的生命终结,瑶儿始终没有出现。
    100年后,水坝上,来了一位小伙子,……,然后老去。
    200年后,水坝上,来了一位小伙子,……,然后老去。  
    300年后,水坝上,来了一位小伙子,……,然后老去。
    400年后,水坝上,来了一位小伙子,……,然后老去。
    500年后,一个年轻帅气的青年人,背负双手,闲庭信步在水坝上,其实,已经不再是水坝了,而是一座高度复古的石桥,石桥的另一头,一座保护十分完好的雕像,依旧屹立在那里,这座雕像,在人们的心里,已经成为了一个传奇,已经成为了一种信仰,被世代流传。他还在的时候,凡村这块地方,是一个世外桃源,这里的每一处地方,每一寸土地,每一处的空间,都包含着他强烈的意念和规则,所以,不管外面的天地如何的风云变幻,凡村这块地方,始终平静安宁,谁破坏了规则,就会受到他的意念的处罚甚至毁灭。可是,自从他进入了轮回,他的意念和规则的力量也在慢慢的减弱,在他进入轮回 400 年后,则完全消失。随着他的意念和规则的力量的消失,外面的世界,也影响着凡村这个小村庄,小村庄的建设,也慢慢的同周边的地区融为一体。然而,在涉及到这五条水坝的时候,世人却是十分的谨慎,最后,确定采用复古的手法还原传说中的传奇故事,雕像更是原样保留了下来。
    这个年轻人,就是经过几世轮回的莫家增。当时,作为此界最巅峰的强者,进入了轮回,虽然实力无法保留,但是,包含着前世记忆的一部分灵魂,却是被他使用大神通保存了下来,所以,即使已经是几世轮回,他的记忆非旦没有消失,更是一世一世的继承,每一世的轮回,当年龄达到 15 岁的时候,前世的灵魂就会自动觉醒,记忆回复,接受找回瑶儿的使命,不论身处天涯海角,都会赶到水坝,等待瑶儿的出现。

    他已经来这里好几年了,这一天,他还是和往常一样,在周围散步,在雕像附近停留,看着桥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心中感慨万千,想着赶牛车过水坝的父母,想着村里的五菱客运车,想着挤车赶集的场景,想着第一次见到瑶儿,想着和瑶儿一起幸福快乐的日子,年轻人的嘴角不由的微微翘起了一个弧度,然而,下一刻,他的整个身子好像触电一般僵住了,内心翻起了滔天巨浪,双眼不自主的涌上了两行泪水,模糊了他的双眼,不由地失声叫道“瑶儿……”,几百年、几千年了,苦苦的思念,苦苦的等待,终于等来了瑶儿,此刻,年轻人激动得差点失去了自我,只觉得身体好像没有重量一样,轻轻的飘了起来,飞到天上,飞入太空,无数星星繁点都在围着他旋转,他尽情的享受着这种眩晕的感觉,尽情的释放压抑了几千年的思念。
    古桥的另一头,出现了一个阳光漂亮的女孩,年龄大约20岁的样子,一身白色的休闲运动装,手里拿着一把小红旗,而她的身后,则是 10 来 个8、9岁的小朋友,手拉着手排成一队,跟在这个漂亮女孩的后面,而这个队伍,正朝着雕像缓缓行来。
    莫家增冲了过去,结果把漂亮女孩吓了一跳,不管怎么解释,女孩都无法理解什么前世,更不接受什么“瑶儿”。他的行为引起了周围人群的围观,而今作为普通人的他,知道,和瑶儿相认,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瑶儿已经没有了前世的记忆,现在的瑶儿,还是当初的瑶儿么?她会相信前世今生这些荒谬的事情么?她能接受自己么?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