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害他人就是危害自己

时间:2014/6/4 10:14:52  作者:Mho  来源:原创  查看:88885  评论:0
内容摘要: “道友从坊市中就一路跟踪在下,到底是何用意。难道不知道,这样跟随其他同道是一件犯了大忌的事情?我就是现在出手将你击杀,也不会有人说什么的。”韩立脸上煞气一闪,森然的说道。

    以下片段出自《凡人修仙传》第943章,老者自持掌握了韩立的把柄,想要挟、敲诈别人;结果,被韩立痛下杀手,白白丢了小命。老者之所以被杀,原因有三个:
    第一,他掌握的把柄,是一枚定时炸弹,随时能要了别人的性命,别人一定会摘除,谁人能容忍自己的小命捏在别人的手中呢。这种威胁到他人生命的东西,同样会威胁到自己的性命。
    第二,贪得无厌。“古宝”是何等珍贵的东西,一开口就几件,如果他不这么贪婪,也许别人也不会非要致他于死地。
    第三,没那金刚钻就别揽那瓷器活。自己没有那实力,就不要去做完不成的事情。

 以下是小说片段:
    “道友跟着我这般久,倒底意欲如何?”说完这话,韩立缓缓转过身来,盯向了身后空无一人某处地方,目中闪过一丝寒光。

     “厉道友真不愧为海外修士,竟然连老夫苦修的鬼影遁,也能看破。道友不必担心。在下可没有什么恶意的。”一个男子声音轻笑的传来。随即在那个地方绿光一闪,一个人形绿影逐渐浮现出。

     韩立眼皮一眯的仔细打量着此人。

    这是一名满脸奸猾之色的干瘦老者,下巴有着稀疏的几根断须,修为有元婴初期,正一副胸有成竹之色的望向韩立。

    “道友从坊市中就一路跟踪在下,到底是何用意。难道不知道,这样跟随其他同道是一件犯了大忌的事情?我就是现在出手将你击杀,也不会有人说什么的。”韩立脸上煞气一闪,森然的说道。

    “厉道友何必这般凶神恶煞,小老儿找上道友可是想诚心做一笔交易的。这笔交易可对道友和在下都有好处。”小老头嘿嘿一笑后,丝毫不慌的说道。

“没兴趣!在下从不和鬼鬼祟祟之人做什么交易,还是免了吧。”

    大出乎小老头预料,韩立连听都不听的一口回绝了,他脸上不禁露出一丝愕然,但随即又想起了什么,脸上皱纹舒展一下后,轻笑了起来。

    “道友这话说的太早了,最好还是听一下的好。听完之后,厉兄再做决定也不迟。否则,吃亏的可是厉兄。”老者话里竟隐隐透出一丝威胁之意。

    “对在下不利!这到让厉某有些感兴趣了,姑且听上一听吧。”韩立双手一背,目中闪过一丝沉吟后说道。

    “道友如此做才是明智之举,小老儿先让道友看样东西,然后再谈交易的事情。”老者嘿嘿一笑,一拍腰间的灵兽袋,顿时一团绿光从袋中飞射而出,一个盘旋后,落在了老者头顶上,现出一只拳头大小的灵兽来。

    此灵兽仿佛一只放大数倍的蜗牛,但是通体碧绿异常,缓缓摇头晶莹细长的触角,行动极为迟缓样子。

    “蠕虫兽……道友拿出此兽是何意思?难道想让此兽向在下喷射毒液吗?”一见此兽模样,韩立脸色一沉的说道。

    “在下怎会用这种低阶灵兽道来对付道友,不瞒厉兄,老夫这只灵兽有点小小的变异,而变异能力恰恰对一些幻术障眼法,有点看破能力。刚才厉兄和阴罗宗几位道友对峙时候,老夫恰巧正将一缕分神寄附在此兽身上。道友应该知道老夫所说意思了吧。道友将那竹筒变幻成了长刀情景,能瞒过他人却无法瞒得过此兽灵觉。”老者一把头顶上蠕虫兽抓到了手中,轻轻一托的得意道。

    “就算如此又能怎样,道友还有什么想法不成?”一听道这蠕虫兽竟是变异灵兽,还有看破幻术的能力,韩立心中一凛,但面上神色不露。

    “哈哈,道友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老夫没有什么意思,只要道友肯赠送在下三四件宝物或者一大笔灵石的话,在下马上将刚才看到的事情,忘的一干二净,绝不敢骚扰厉兄的。”小老头脸上终于现出一贪婪,狮子大开口的说道。

    “你在要挟我?”韩立不怒反笑起来。

    “怎么,道友动了杀心。道友还是收起来的好。在下也是散修,可不怕道友的威胁之言。老夫独自出现在道友跟前,自然有了十足的自保把握的。我早就让一名弟子,跟在了阴罗宗和那位天澜圣女身后了,只要这边一出事,我那位徒弟就会立刻将你幻化背后之物的事情,老实说出去。到时候道友的麻烦可就大了。而且这里是晋京城中,前来参加拍卖会的高阶修士不尽其数,道友觉得有可能在这种地方,杀老夫灭口吗?只要老夫一声长啸,道友就无可奈何的。到那时候,小徒领着阴罗宗之人过来,这里有在下纠缠,道友根本无法遁走。只有死路一条而已。也许四五名元婴级修士联手,还无法灭杀的了道友。但七八位如何?是据我所知,阴罗宗在晋京的元婴级长老可不仅这几人。这么多人,道友还有自信逃脱掉吗?破财消灾,才是明智之举的。”老者后退了两步,脸现奸笑的说道,同时一抬手,一块木盾从袖中飞出,化为一层黄濛濛光幕将自己全身席卷其内,一副谨慎异常的样子。

    韩立眉头紧皱了一下,目光在对方光幕上扫了一眼,脸色阴晴不定的沉吟起来。

    “看来不给道友一些好处,还真会有些麻烦的。就不知道友想要什么宝物?”半晌后,韩立神色恢复了正常,镇定异常的说道。

    “这就对了。在下也只是求财而已,丝毫没有和道友鱼死网破的想法。在下也不挑剔什么,道友随便给几件古宝,老夫就心满意足了。”老者闻听此言心中大乐,连忙的说道。

    对方如此的贪婪,让韩立眉梢不经意的一跳。神色阴沉的伸手往储物袋上一摸,手掌一翻转,手心中顿时多出了一金银色光团,;里面隐隐有一个鸡蛋大的圆球。

    “几件古宝,道友胃口太大了。别的古宝没有这颗云宵珠是我当年偶尔得到的,因为功法缘故不太适合我用,阁下拿着它离去吧。不要太贪心了。小心撑破了自己。”韩立没好气的说道,同时手腕一抖,圆球直奔小老头激射而来。

    老者面现喜色,但目光一闪后,并没有直接伸手去接此宝,而是将蠕虫兽往身旁一抛,袖袍猛然一拂,一片乌光蓦然从袖中飞射而出,一下将那金银色圆球包裹在了其中。

    过了片刻后,见此球没什么异样后,才小心的穿过光幕拉到了身前。

    “这东西花纹有些奇特,的确不像普通宝物,就不知有何神效。”小老儿用神识连接到了一旁的蠕虫兽,感应到面前的圆球并不是幻化而成的,也没有法宝的认主气息在里面,当即疑心去了大半,伸手一招,将圆球探手吸到了手中,细看之下喃喃说道。

    “此宝有何功效,道友还是亲自一试的好,在下可以保证,绝对会让阁下大吃一惊的。”韩立双手抱肩,淡淡的说道。

    “这倒也是。但一件古宝就想打发了在下,道友不觉得有些儿戏?”老者一边微微兴奋的尝试往圆球中注入法力,一边仍贪婪的想敲诈出更多好处。

    韩立看到此景,嘴角一翘,泛起一丝若有若无的讥讽。

    “嗯,是有些儿戏。不如这样吧,在下就此送道友上路如何?”他突然冰寒无比的说道。

    老者闻言一惊,尚未反应过来时,体内法力猛然间往手中圆球中狂泻而去。

    随之“砰”的一身轻响,圆球爆裂开来,灵光闪动间现出了数十只甲虫,正是韩立所存不多的三色噬金虫。这些灵虫方一现身就猛一展翅,同时向老者恶狠狠扑去。

    如此近的距离,老者根本来不及躲闪。脑中只闪过一丝不好后,噬金虫就一头扎到了老者脸孔上,密密麻麻的大口撕咬起来。要不是老者身为元婴修士,护体灵光倒也凝厚,这片刻间就面目全非。

    如此多狰狞灵虫在面上撕咬不停,同时双目无法视物,老者惊怒之余,自然两手黑光闪动的拼命朝脸上狂抓过去,想要这些怪虫抓下,同时一吸气,就要张嘴发出冲天的啸声,想引来其他修士。

    可就在这时,他耳中传来一声冰寒入骨的冷哼。虽然声音不大,但方一入耳,神识就骤然传来撕裂般的剧痛。老者身子抽搐之下,不由自主的一声惨叫,刚到嘴边的啸声嘎然而止。

    老者心中大骇,正想不顾一切的身形先倒射腾空时,下一刻神识中剧痛忽然消失,脸上死粘不放的甲虫也全都展翅高飞,双目豁然一亮,他竟重新视物了。

    但于此同时,一柄被紫焰缠绕的数尺长金剑一下出现在了老者眼前,迎头一斩而下。

    “啊!”老者大恐的一声低吼,根本来不及释放法宝或者施展遁术避开,只能将全身灵力狂注入身前的光幕中,希望能先挡下这一击再说。

    惊怒交加的他此刻早已明白,眼前位自称海外散修的家伙,一开始就起了杀心,哪有丝毫破财消灾的想法,心中暴怒之余,也不禁大悔招惹此人。好在他这面黄色木盾是一件好不容易得来的古宝,防御力惊人,即使对方是元婴中期修士,挡下一击应该没有问题的。

    老者心中转念的瞬间,“噗嗤”一声轻响,黄色光幕和金剑方一接触,竟如同豆腐一般的被一斩两半。

    接着金剑落下之势不停,刺目金光一闪,老者躯体骤然变成两片向两侧倒下,同时一个寸许高的黑色婴儿,一脸恐惧的呆呆停留在远处,被一团紫色寒冰直接封在了里面,无法动弹分毫。

    金剑一个盘旋后,顺手一击将那失去了主人的蠕虫兽,一剑绞杀成了血雨,然后再一次飞至了紫冰上空。

    一声霹雳后,数道粗大金弧从剑上弹射而出,化为一张纤细电网将元婴罩在了其内。

    轰隆隆之声不断,紫冰连同里面元婴都在金光中化为了无有。

    这时韩立才神色一缓,但动作却丝毫不停,反手冲老者尸身出一抓,其腰间的储物袋就飞至了手中,同时两颗头拳头大赤红火球从另一只手臂的袖中射出,将老者和蠕虫兽尸体化为了无有。

    随之韩立毫不迟疑的腾空而起,青光闪了几闪后,整个人鬼魅般的在空中消失不见。
 


上一篇:人生哲学:双刃剑
下一篇:爬梧桐山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