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幸福:高中同学深圳聚会

时间:2014/5/27 20:24:00  作者:Mho  来源:原创  查看:88864  评论:0
内容摘要:多付15块钱给人家洗车,而因为不带钥匙,进步了门,就直接跌坐门口,就那么一直睡在门口,到第二天七点,才酒醒回家里睡觉。说是不带钥匙,估计是个借口,最大的可能是,气不过他醉酒,老婆不开门吧,呵呵。
    22号的时候,疼黄铁在群里喊话,说是他现在在广州,谁有时间,一起喝酒。可是,在广州的不多,于是,大家聊着聊着,就决定在深圳聚聚。时间定在24号,也就是星期六,下午6点钟,地点是民治地铁B口附件的“大长今烧烤城”。计划是,上半场,在烧烤城吃烧烤、火锅;下半场,到坂田路口的KTV唱歌。
    吃烧烤的时候,黄立东、石才阜、覃业就、连献河、陈有全、张裕波、疼黄铁(及其两个同事),以及我本人,共10人到场。最早到场的是陈有全,我到“大长今”的时候,只有他一人,还是他先看到了我。上半场,花的时间比较多,耽误了不少时间,9点半左右,才去K歌,吃火锅的时候,黄立东带了两瓶白酒,好像是什么“四福特”。还要了10多瓶“劲酒”以及10多瓶啤酒。猜码,那是必不可少的,分两边,一边5人,阿铁、阿乐、裕波、有全、老连一起,我、才阜、业就以及阿铁的两个同事,是一组。石才阜猜码最厉害,喝的酒也最多,所以,最后,他醉了。烂醉如泥,我扶着他,感觉特别吃力。最后把他放到路边的草圃边坐下,他吐了好多,吐得衣服、裤子上到处都是吐出来的东西。
    我们7个人分坐两辆出租车先去KTV,业就、老连、石才阜稍后,因为,石才阜醉得不省人事,根本招不到出租车,一直到十一点多都招不到车,再加上老连有订单要赶货,所以,他们三人就没有去KTV了。我们K歌,到零点就结束了。
    陈有全到我宿舍住,所以,和黄立东、陈有全一起打的士回沙湾,在上车前,黄立东走路就摇摆了,我不停的问他,感觉怎么样,是不是醉了。他反复说,没有醉,没有事。看到他还蛮清醒,感觉应该没有什么事情吧。于是一起坐车回去,可是,上车20多分钟左右,黄立东就开始吐了,因为车很快,风很大,所以,即使把嘴伸到车窗,图出来的东西,还是有不少飞到车里,而绝大部分都被风吹到车门外侧。
    在到大芬的时候,我反复问黄立东,感觉怎么样,是否好受一点,能自己回去么?他反复说,没什么事情,可以回去。我看着不放心,就说要先送他到他住的地方,再返回公司。黄立东说不用,可以回去。到沙湾路口的时候,我再确认他能否自己回去,他说可以,不用送,要我们先下车,再和陈有全确认是否要先送黄立东回去,黄立东说不用送,陈有全也说没有事,所以,我们两个就在沙湾路口下车了。
    到第二天,大家在班级群里聊天,才知道,石才阜回到家里,因为醉酒,大喊大叫,把他女儿都吓哭了,到凌晨四点,才醒酒。而黄立东,多付15块钱给人家洗车,而因为不带钥匙,进不了门,就直接跌坐门口,就那么一直睡在门口,到第二天七点,才酒醒回家里睡觉。说是不带钥匙,估计是个借口,最大的可能是,气不过他醉酒,老婆不开门吧,呵呵。


守望幸福:高中同学深圳聚会

守望幸福:高中同学深圳聚会



守望幸福:高中同学深圳聚会



守望幸福:高中同学深圳聚会



守望幸福:高中同学深圳聚会



守望幸福:高中同学深圳聚会



守望幸福:高中同学深圳聚会



守望幸福:高中同学深圳聚会



守望幸福:高中同学深圳聚会



守望幸福:高中同学深圳聚会



守望幸福:高中同学深圳聚会



守望幸福:高中同学深圳聚会



守望幸福:高中同学深圳聚会

守望幸福:高中同学深圳聚会



守望幸福:高中同学深圳聚会



守望幸福:高中同学深圳聚会



守望幸福:高中同学深圳聚会



守望幸福:高中同学深圳聚会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