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管执法中暴力冲突频发的原因分析

时间:2013/7/22 19:45:01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  查看:88903  评论:0
内容摘要: 湖南郴州临武县的城管在执法中又出事了。在此首先要向不幸死亡的瓜农邓正加表示深切的哀悼和同情。同时,作为一个城管人,对城管又一次被推上千夫所指的风口浪尖也深感不安。特翻出这篇旧文,希望能藉此略平众怒。

     湖南郴州临武县的城管在执法中又出事了。在此首先要向不幸死亡的瓜农邓正加表示深切的哀悼和同情。同时,作为一个城管人,对城管又一次被推上千夫所指的风口浪尖也深感不安。特翻出这篇旧文,希望能藉此略平众怒。



城管执法中暴力冲突频发的原因分析

       

城管与摊贩的暴力冲突,是一个持续的热点。媒体和社会公众几乎一边倒地同情摊贩,指责城管人员素质低下,粗暴执法、野蛮执法,是流氓、土匪。城管的形象被一再歪曲丑化、妖魔化,已经到了十分严重的程度。实际上,城管绝非天生的恶人,其与摊贩发生的种种冲突,是社会经济发展特定历史阶段的必然产物,是一些社会矛盾的集中体现。城管只是恰好成了这些矛盾的载体,恰好成了某些不满情绪的宣泄点。

 

 

城管被赋予了根本不可能完成的职能,是问题的根源

城管的工作职能很多,其中有一条是 “严禁擅自占用城市道路摆摊设点”。实际上这是根本就不可能做到的。

按照市场经济的发展规律,当人均国民生产总值在1000至3000美元这个阶段时,各种社会矛盾会集中凸显,其中由于贫富差距急剧扩大而形成的贫困人群,成为社会的不稳定因素。早期的资本主义列强通过拓展海外殖民地来消化这些人口,从而缓解社会矛盾;后来的发展中国家没有了这一手段,则造成很大的社会问题。极端的例子是拉美国家的游击队上山,印度等国的贫民窟,都给社会造成了很大的冲击和危害。我国目前就处在这个阶段,同样会有一个面对这个贫困群体的问题。我国的处置方式虽然更文明和理性,综合效果也好得多,但难免还是会有一些问题。

随着改革的深入,经济的发展,“城市化”进程不断加快,大量失去土地的农村劳动力涌入城市;城市里的企业因受市场冲击,大都“关、停、并、转”,大批工人下岗失业,没了工作。失地农民、下岗职工,再加上一些残疾人,共同构成了我们现实社会的贫困人群。时下流行的称谓是“弱势群体”。在社会保障体系尚不够健全到位的背景下,这个群体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生存,如何在城市中立足,生存下去?往上,他们没有资金,也没有关系,更没有什么能力通过 “正常的途径”和“合法的手续”,来进入主流的社会经济体系;往下,绝大部分人又不愿铤而走险去犯罪。剩下的途径,许多人就选择了在街头巷尾,无偿利用城市公共环境、公共设施,“擅自占用城市道路摆摊设点”,并规避相关管理费和税费,进行零散的、低成本的商业经营活动,以养家糊口。

生存权是最大的人权,这个弱势群体的确值得同情。难怪凡城管和摊贩发生矛盾,所有的同情都单方面地给了摊贩。凭心而论,在生存权与城市环境秩序发生矛盾时,任何一个理性的社会,任何一级政府都不能忽视这个弱势群体的生存权。可见,从情理上讲,至少在现阶段,没有任何证照的游摊小贩是不可能真正消灭的!现实情况也印证了这一点:看国内一流大都市,北京有城管倒在了无证摊贩的刀下,上海正在酝酿适当放开对摊贩的禁令,广州为了对付摊贩,搞了一支全副武装的铁甲城管执法队伍。可见这些城市都没有真正消灭无证摊贩。安徽合肥一度提出要建无摊城市,没有多久就无疾而终。还可以进行一下假设推理:如果政府真的下莫大的决心,建设一支足够强大的城管队伍,从而真正消灭了摊贩,那么富余出来的大量无业人员,除非政府能够给予妥善安置,否则就会有许多人从下方去寻找活路,也就是铤而走险去违法犯罪。所以有说法是,城管干好了,公安就吃不消。乍听起来很荒唐,实际应该是有一定道理的。

然而,“严禁擅自占用城市道路摆摊设点”的规定又是必要的。如果没有这个规定,毕竟管理费和税费、场地租赁费等什么费都免了,生意自然好做得多,大家就会群起效仿,那么城市就必然乱套。

一边是从情理上讲不能禁,禁不了;另一边是从法理上讲必须禁,于是矛盾就在所难免。这是城管和摊贩不断发生冲突的根源所在。

摊贩和城管自身固有的特性,以及其所处的特定环境,存在太多诱发冲突的因素

就摊贩来讲,他们处在社会的最底层,通常没有多少文化,法制观念淡薄,觉得社会对自己不公,心中充满怨愤。他们往往会认为,我们一不偷、二不抢,靠自己的双手赚一点辛苦钱都不行,岂不是要把人往绝路上逼吗?反正不让我摆这个摊,我的生活也就没了着落,横竖都是走投无路,你不让我活,你也别想活,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我跟你拼了!当他们目睹自家的货物、炉灶、桌椅板凳、蔬菜水果——这些基本就是他们的主要财物,或者是租来的、赊来的——被城管收缴(实际上是暂扣,术语叫做对证据依法先行登记保存,处罚之后是要归还的),甚或在搬取争执中发生损坏,同时或许还会联想到明天买米的钱、孩子上学的钱都会因此而没有着落,怎么能够不情绪激动、血脉喷张,乃至舍身相拼?又或者当中的青壮汉子,在憔悴的妻子面前,在年迈的父母面前,怎么能够指望他们都心平气和地对待这一切呢?

再来看城管。法律法规赋予城管对摊贩的执法方式包括劝阻制止、罚款和暂扣物品。城管人员最清楚事情的复杂性,所以实际工作中能够劝阻制止就谢天谢地了,通常不会罚款,暂扣物品也只有在摊贩恶性泛滥、局面失控或者集中整治等特殊时机才会动用。但问题是这几招往往都不能顺利施展,如果你劝阻他不听,你罚款他不缴,你扣物品他不给,咋办?说实话,在法律的渠道里面真的也就没有什么办法了。这是和其他的强力执法部门有很大落差的。所谓公安管坏人,他不服就抓起来;工商、交警管富人,他不服可以吊销驾照、营业执照。而城管管穷人,却没有什么能够镇得住的手段。可见所谓城管对摊贩的执法,基本手段,也是主要手段其实就是说服教育、劝阻制止。而我们不难想象这个手段在实际操作中必然是软弱乏力的,是难以达到目的的。从工作效率的要求来看也是不可能都这么办的。按照一般情况,一个城管人员通常要面对数十名游摊小贩,都采用耐心地说服教育显然是无法操作的。于是,简单粗糙的执法方式就在所难免。实际经验表明,“色厉内荏”地板起脸来唬唬人往往比较能奏效。而这样的方式方法,在人们眼里就是粗暴执法、野蛮执法,就容易引起强烈的反弹。由此可见,城管被人诟病最多的所谓粗暴执法、野蛮执法,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城管也是有血有肉的人,当他们在对真正的弱势群体执法时,他们甚至是含泪勉强而为,现实中自己掏腰包买下摊贩的全部物品以达到执法目的的事例也不鲜见;而当他们因为工作而备受辱骂乃至殴打时,也很难指望他们能够始终心平气和。

普通市民对摊贩大抵采取不负责任的实用主义态度:于己有利就支持,有害就反对。总体上以支持者居多,毕竟其货品价格低廉且方便就近,再加上一般都有一种同情弱者的心理。少数反对者主要是因为摊贩影响到了自己。在摊贩和城管的冲突中,人们往往是站在摊贩的一边对城管群起而攻之,陷城管于十分被动的境地,客观上等于鼓动摊贩以过激的方式对抗城管。另外,现在人们普遍有一种看希奇、凑热闹的心态,说得极端一点,有点惟恐天下不乱。一遇街头有事,都争先恐后地上前围观,瞬间造成交通中断、秩序大乱,客观上造成冲突的双方都可能会因为顾及面子而不肯轻易罢休。根据笔者处置街头纠纷的亲身经历,围观者中的确有个别居心叵测的不法分子企图从中渔利。他们纠集起一帮人,先是煽动扩大事态,然后暗中分别向僵持的双方讨价还价,承诺只要出钱就可以帮忙把事情“摆平”。

按照“莫菲定理”:凡事只要有可能出错,那就一定会出错。城管与摊贩之间也是这样,因为存在太多引起冲突的可能性,所以就必然有冲突的频频发生。期望本文能够澄清一些对城管的误解,遏制媒体和社会公众舆论对城管的肆意歪曲丑化、妖魔化,多给身心俱疲的城管人员,也给为生存而打拼的游摊小贩一分宽容、谅解!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