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10年的高中同学聚会

时间:2013/2/24 1:21:50  作者:Mho  来源:原创  查看:4457  评论:1
内容摘要:其实,不只是我这样,很多同学也和我一样,除了几个熟悉的同学之外,其他的都叫不上名字了,也像我这样,看到对方时,感到既熟悉又陌生,毕竟已经毕业10年了,但是,一旦把对方的名字记起来,以前的记忆就会呼啦啦地跑出来,既感到惊喜,又感到兴奋,更感到激动和幸福。
     新年初四同学聚会,高中同学聚会,有近40多位同学参加,毕业10年了,好多同学的名字都叫不出来了。
     比如,陈有全,非旦叫不出名字,我几乎认不出来,因为胖了,脸型变了;还有黄家欢,进入酒店大厅的时候,若不是他先叫我的名字,不走到跟前,我是认不出他的,原因是他戴了一顶非常有型的帽子,不过他的体型和脸型都没有变;叶旦,她一进大厅,我马上认出了她,不过我只敢挥手和她打招呼,不敢叫她的名字,因为我已经叫不出她的名字了,还好她先自我介绍了。最应该感激的是蒙国湖,不仅因为他是这次聚会的主要发起者和组织者,更重要的是,他拿了两张高中毕业照来,有了照片,认真的回忆和核对,慢慢记起了很多同学的名字,避免了很多尴尬。
    韦勤宁,因为样子不怎么变,所以很容易认,名字也能记住;然而,高中的时候经常和她在一起的那个同学黄翠宁,不仅样子变了,名字也难记,在午餐结束前,我只记得她的别称是“老大”,想了好久才想起来哦原来她叫黄翠宁。午餐的时候,覃建宇坐在我右手边,卢海庆坐在我左手边,覃建宇样子没怎么变,个子还是那么高大,性格也和高中一样。卢海庆,现在被派到战乱纷飞的苏丹工作,高中的时候很喜欢踢足球,也是聚会结束时倒数第二个和我道别的同学,他说的一句话让我印象深刻,他说“你的朋友发财了,你也会跟着发财,如果你的朋友变穷了,你也会跟着变穷。”他的核心意思是同学之间要保持联系,多交流、多沟通,相互帮助、相互扶持,我们的同学分布在各个行业,律师、医生、建筑、金融、公务员、公司老板等等,每个行业的行业信息、内部信息,外人是很难关注到的,只有常保持联系,才能达到信息资源共享。晚餐的时候,韦流伍在我左手边,潘锐在我右手边,韦流伍是搞风险投资的,样子十年不变,唯一变的是,猜码的时候特有公司老总的霸气。潘锐,是个现实主义者,有思想、有个性,敢闯敢拼敢创业,不满足现状、不屈服于世俗的约束,敢于表达自己,在我读大学的时候,在桂林和他玩过,出来工作了以后,还常保持联系。晚餐时,他觉得猜码喝酒不过瘾,于是他要求,谁输了谁吃一块扣肉,结果,他被罚吃了两块,猜码半圈没过他就不敢继续了,滕黄铁也吃了两块,而我借故去厕所躲过了一劫。滕黄铁,在南宁创立了律师事务所,在猜码的时候,因为带有老婆和小孩,所以,他有三码,在PK的时候,潘锐就亏在这里。对于黄鸿莲,实在是惭愧,因为直到前几天才知道班里有她这个人,前几天,因为聚会计划,所以,在班级群里的同学,我都进入到他们的QQ空间了解一些信息,当我进入她的空间时,发现非常的陌生,我还怀疑是不是自己进错了空间,对于她,竟然是零记忆,一点点零碎的片段都没有,惭愧。
    最令人倒吸冷气的要数和立升,高中的时候,脸型蛮瘦的,留着一头短发,他不仅喜欢踢足球,也喜欢打篮球,可是,如今,脸型发福了,还扎起了辫子,像个音乐家、艺术家。对于一个男人来说,能扎起辫子,除了拥有实力之外,还需要有勇气。蒙国藩也发福了,当他走进餐厅的时候,我第一眼就看到他了,可是我不知道他是谁,我感到既熟悉有陌生,我对不上记忆里的模样,也叫不出他的名字,想了好几分钟才回过神来,原来是蒙国藩。
     半夜K歌结束之后,本想去开间房休息的,巧的是,曾海、兰昆阳、陈立勇他们开了一间房打牌,床铺闲着,所以和国湖到他们的房间睡,第二天早上七点半的时候,我的闹钟响了,因为昨晚睡得很晚,所以关掉闹钟继续睡,没想到又睡着了,到10点钟的时候才醒。昨天聚餐的时候得知沙村已经被全部征收,部分村民已被搬到临时搭建的安置房里,而活生生的案例是,韦流伍家在沙村新建的房子被强拆了,一分钱都得不到赔偿,而我,在沙村也有两块宅基地,对这个信息比较重视,需要马上去看我的地,以及实地了解相关信息,所以,起来之后匆忙和曾海告别后就出去了,本想和国湖告别的,可是他已经不在房间里了,下楼后,我打电话给他,想和他说一声我先走了,可是,记错了号码,电话打到了郑海娟的手机上。后来国湖告诉我,他先于我起床,因为不想打扰我睡觉,所以走的时候就没有叫我。而且,在重新确认之后,才发现,我的那两块宅基地不是在沙村,而是在南村。
    其实,不只是我这样,很多同学也和我一样,除了几个熟悉的同学之外,其他的都叫不上名字了,也像我这样,看到对方时,感到既熟悉又陌生,毕竟已经毕业10年了,但是,一旦把对方的名字记起来,以前的记忆就会呼啦啦地跑出来,既感到惊喜,又感到兴奋,更感到激动和幸福。

毕业10年的高中同学聚会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