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大秦帝国:商鞅有私心

时间:2012/6/16 7:49:38  作者:观察者  来源:守望~幸福  查看:30984  评论:4
内容摘要:这种隐隐的私心却正义得无法辩驳,因为,法治不避权贵,宫室宗亲违法,与庶民同罪;而商鞅,行法如山,不避生死,当初渭水决刑700多人,国君秦公要特赦一个人都不行,如今要他改刑,难!行刑前,赢虔问商鞅,我不要割掉鼻子,用只胳膊或者一条腿换,行么?商鞅回答:法度在前,罪不改刑。赢虔再问:卫鞅是大才,就想不出更改的办法?商鞅回答:法立如山,恒安天下。赢虔又问:果真不改?商鞅的回答依然是:变法之初,徙木立信。最终,赢虔被割了鼻子。


    商鞅,卫国人,原名卫鞅,因其不世功勋,授地封爵,爵号:商君。

    《新大秦帝国》对商鞅形象的塑造,无所不尽其极,其正面形象跃然纸上:博学多才,刚正不阿,大智大仁,不避生死,执法如山,忠心耿耿。总归一句话:极心无二虑,尽公不顾私。

    确实如此,“信君如信我,终我一生,绝不负君。”这是秦公对商鞅的承诺,而商鞅对秦公的誓言是“ 公如青山,我如松柏,粉身碎骨,永不相负。”如此君臣相遇,互引为知音,几乎化成一个人,从古至今,绝无仅有。商鞅“极心无二虑,尽公不顾私。”但我认为,在处置公子赢虔上,商鞅有私心。
   
历代王朝,为了帝王的宝座,手足相残,弑君夺位的例子比比皆是。做为哥哥的赢虔,深明大义,为弟弟嬴渠梁顺利登上国君之位、稳定朝局、抵御外敌,做出了有目共睹的牺牲和贡献。然而,秦国四代乱政,对于国君宝座来说,赢虔始终是一枚定时炸弹,始终是一颗长在体内的肿瘤,必须得找机会摘除掉。而秦公却不能这么想,更不能这么做。因为大哥始终恩于他,有功于国,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能去想这个问题的。然而,商鞅却不受此束缚。士为知己者死,所以,纵使没有阴谋除去赢虔,但此次是赢虔自己往刀口上撞,顺水行舟,他何乐而不为呢?他的高明之处就在于依法行刑,选择割了赢虔的鼻子,让他成为怪物,不敢出来见人,相当于没有把炸弹拿走,但是却摘了引信,使炸定时炸弹成为一个摆设,行刑的结果是,在秦国有根基、有人望的公族大臣、秦军的上将军赢虔,离开了秦军大营,更无颜再妄想日后登上国君的宝座。所以说,在处置公子嬴虔上,商鞅有私心,是披着公心和正义的外衣、深埋于骨子里的私心。
   
也许有人说,赢虔忠心耿耿,没有心机,废了他是自断臂膀,是自立宿敌。表面上看没错,但是却不完全对,从两件事情可以证明。其一,秦献公病危时,选择了二儿子嬴渠梁继任国君,为使新君顺利登基,为了让秦国不出现内乱,曾布局要杀掉自己的大儿子赢虔。其二,秦献公死后二十多年,赢虔的母亲也就是太后,虽不忍心动手杀掉自己的儿子,但是选择了留下密杀的遗诏,要除掉赢虔。由此可见,定时炸弹是存在的,像商鞅这等旷世巨才,这点不可能看不到,选择割掉赢虔的鼻子,商鞅是以公心之名行私心之实。
   
当然,这种隐隐的私心却正义得无法辩驳,因为,法治不避权贵,宫室宗亲违法,与庶民同罪;而商鞅,行法如山,不避生死,当初渭水决刑700多人,国君秦公要特赦一个人都不行,如今要他改刑,难!行刑前,赢虔问商鞅,我不要割掉鼻子,用只胳膊或者一条腿换,行么?商鞅回答:法度在前,罪不改刑。赢虔再问:卫鞅是大才,就想不出更改的办法?商鞅回答:法立如山,恒安天下。赢虔又问:果真不改?商鞅的回答依然是:变法之初,徙木立信。最终,赢虔被割了鼻子。
   
赢虔要商鞅把割鼻子换成砍胳膊,他说不行;要他改刑,他说不能。商鞅做为秦国最高的执法者,做为秦法的制定者,拥有最权威的最终解释权,有心要改、有心要救,不是不可能的。试想,假如违法的不是赢虔,而是国君,或者是太后,那么,商鞅绝对会像包青天对皇上执法一样,只打龙袍不打真身,或者采用“割发代首”的形式。(版权为“守望幸福”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


相关评论